專案內容


流亡?難民?
這和我們的生活很遠,是世界另一端的事情。


(圖註:夕陽照在雪山山頭的顏色就像千度以上燒紅的鍛鐵,如同流亡藏人回家的想法和對家人的思念)

2012
2月,當我旅行到印度的"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也是達賴喇嘛流亡居地,流亡和難民就在身邊。我看一個"最靠近天堂的民族"只能流亡在喜瑪拉雅山腳下海拔高度1800的小村落,想要回家卻有回不去。朋友說:「他們是難民,缺的是錢,給錢就好了。,但是錢不能讓他們回家,只有和平才能帶他們回家。


(圖註:
2012
326日,一位在印度出生的22歲藏人於胡錦濤拜訪德里時在中國大使館前自焚以示抗議,我的學生寫出她對回家的渴望與恐懼。)

大約1997年左右,達賴喇嘛告訴所有的流亡藏人:要學中文,因為有一天所有的流亡藏人都要回西藏,要與漢人做朋友。還說:出家人要學中文,這樣才能向漢人傳揚佛法。

(圖註:達蘭薩拉,位於北印的喜瑪拉雅山脈一帶的山腳下,翻過喜瑪拉雅山就能回到他們的家--西藏。回不去,所以天天望著雪山,減少對家鄉的思念,也提醒自己為全體流亡藏人想辦法回去並為西藏帶來和平。)


從那年開始,所有的流亡藏人都想中文,包括出家人在內,可是沒有中文老師長期待在那裡。他們想努力學中文,可惜沒有老師,只能偶爾靠旅行到當地的旅人在民間NGO當義工老師,一個禮拜或一個月間斷而且沒有系統的教學。


(圖註:2012330日,應該在機場回家的日子,未依約回家的我在教室上課。比利時朋友為我想出解套方法取得生氣家人諒解:請學生寫信。記得學生們聽到我淡淡談起請他們寫信時的驚訝表情,也還記得自己決定延遲回家時的心情。)

2012
11月底,我接到一封e-mail,來自Dalai Lama Institu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又稱達賴喇嘛大學或達賴喇嘛高等教育學院)中文系系主任,信上表示歡迎我隨時過去教學,因為學生會喜歡我的教學風格(20123月,第2次回到達蘭薩拉,我在民間NGO當了一個月中文老師,系主任曾經和學生來課堂上觀摩教學)。


(圖註:課堂上每個學生都非常認真,常想要是自己以前唸書也這麼認真,一定每學期拿獎學金,或許跳級也不一定。)

於是我開始想"我能做什麼"?去一輩子?沒辦法做到。教一學期對學生幫助能有多少?經由和一個朋友Will(傑克魔豆青年創業社CEO)對談這些問題,方法出現了。


圖註(左:請初次見面的台灣朋友來當臨時會話老師,這樣可以幫助學生適應不同口音。沒教室就到小森林草坪上課。右:學生們下課後仍會互相討論剛才的上課內容,幫忙彼此解答。)

教育必須持續,既然我的教學風格可以引起學生對學習更大的興趣,讓學生吸收更快,那就在學校教一學期,然後將教學過程中的教學方法和學生容易犯的錯一一記錄下來,分析學生對哪些方法學習反應和效果最好。回台灣後招募有意願去當地教書至少一學期的老師,再從中找出適合的老師,傳遞教學經驗和方法,然後拍成影片讓達賴喇嘛高等教育學院中文系系主任審核師資,經過認可再讓老師出發到高等學院教學。

教育是一切的根本,塑造一個人生命的寬度、廣度、高度。
語言是溝通的基本,語言不通造成溝通上的誤解、仇恨,甚至戰爭。只有了解對方的語言才能溝通、表達善意、擁有雙贏的局面,和平才會來臨。


(圖註:達蘭薩拉向晚的寧靜,讓人期待和平早日來臨。)

系主任的一封mail讓我決定去南印度幫助流亡藏人學中文。中文讓他們對未來有盼望,學中文對流亡藏人而言是精神寄託,表示有一天能擁抱和平,回到夢中的家園。如果沒有人教他們中文,等於失去對未來的盼望,沒了盼望,一個人怎麼繼續生命?又或者因為心中沒有寄託,心理會變成什麼樣?又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傷害?

經由中文學習,當中文成了流亡藏人的發聲器,能正確表達他們的想法理念,語言溝通不再是困難,他們就能為自己找到和平,為自己找到一條回家的路。



<預 計 時 程>
2月13日,大年初四出發飛往班加羅。印度政府承認達賴喇嘛大學學歷,所以會待一個學期,也就是今年六月底,加上學期末評分等等各種事情,預計停留在印度5個半月。

<集 資 原 因>
由於這次決定去教學很匆促,所以沒有時間準備經費,資金將用來支付所有因為去教學這段期間所需要的費用,例如:交通費或生活用品等。

<回  饋>
My Life - 我的人生VCD由白杜母基會贊助。白杜母基會是一位台灣人在印度達薩拉成立的基金會。每到寒暑假基金會收容TCV學校(Tibetan Childern Village)放假的學生,教他們唱歌或照相等才藝,替他們找到自己的興趣,也避免這些沒有親人在身邊的學生們在放假時接觸毒品或做其它傷害社會的事。每次快開學時基金會都為孩子們舉辦成果演出,學生們也因為演出擁有自信。這張VCD是去年的成果展發表會的演出,裡面都是學生們的創作,其中一首曲子借用中文歌,會有版權問題,請不要轉賣出去。

這幾個回饋中,大家最不了解的是"藏香",藏香是藏人每天用來供奉活佛上師及各佛用的,也有人相信可以清靜磁場,或是當做室內薰香使用。味道和目前西藏的藏香不同,較為清淡。

買名信片和藏香當回饋,其中有一大原因是製造和銷售都是流亡藏人,經由購買行為可以促進他們的經濟,等於是改善他們的生活。

旅遊陪伴是一個權利,您擁有權利要求我陪您一起走訪流亡藏人區,在過程中了解藏人文化與傳統,並解答與他們相關的問題。可以深入感受流亡藏人生活,明白他們為什麼有家卻要遠走他鄉,甘願成為國際難民,忍受對家人及家鄉的思念。還會發現即使在艱困生活中,他們仍保有熱情與善心。這部份機票和食宿必須自費,由於是在當地教學,請您事先與我聯絡,告知到達當地的日期與停留時間,才方便安排學生課業及向學校請假。

<關 於 我>
我相信我們能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只是做與不做。一件在別人眼中極小的事,對需要的人就是一件大事,即使只是扶老爺爺過馬路。沒錯,這個例子很老套,但是也很明顯能夠知道這件事大家都懂,可是,你,做過嗎?
很多人被最近的印度強暴案嚇到,尤其我是個子超小的女生,去印度好像更加危險。難道因為危險就不去嗎?如果因為這樣就不做,這世界上有很多需要的人就不可能得到幫助。總要有人去教需要的人釣魚,他們才能自助。
這個世界是一個家,我們都住在這個地球上,就像氣候變遷或是沙塵暴,全世界都互相影響,我們不可能獨立於外。即然是一個家,每個人都是我們的家人,當家人有困難,我們怎麼能不伸出手幫一把呢?
最近在臉書看到一個極短的幾個句子,讓人很有感覺,大意是:當社會需要我發聲時,我沈默。當我需要社會為我發聲時,才發現沒人為我發聲。
平凡的我,只是有點能力做一些小事情,不期望可以改變世界,只希望自己可以是改變世界中的一個小小力量。

班加羅爾網路十分不穩定,如果有任何問題,請與下方的臉書粉絲頁"讓中文帶他們回家"連絡,我會儘快回覆:
https://www.facebook.com/letmadrainbringthemhome
達賴喇嘛大學網址:http://dalailamainstitute.edu.in/

風險與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