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內容

「她是殘疾人士。」

「很多人都有殘缺阿,不是嗎?」

──《少女性愛官能症》(Dora or the Sexual Neuroses of Our Parents

 


  《少女性愛官能症》

 Dora or the Sexual Neuroses of Our Parents


    瑞士 Switzerland 德國 Germany  

    史蒂娜瓦倫菲爾 Stina Werenfels2015 Colour 90 min


     ★ 瑞士索洛圖恩電影節首映

    ★ 入圍柏林影展全景單元

    ★ 瑞士電影獎最佳影片、最佳劇本、最佳攝影、最佳配樂四項大獎提名

    ★ 新銳演員Victoria Schulz挑戰智能障礙少女性愛覺醒

    ★ 《星光雲寂》德國實力派演員Lars Eidinger大膽演出

    ★ 同名舞台劇The Sexual Neuroses of Our Parents改編


《少女性愛官能症》故事敘述擁有智能障礙,甫成年的少女朵拉在停用精神藥物後,無意間看見父母的肌膚之親,同時也受到某些人事刺激,性慾逐漸萌發,開始亟欲嘗試戀愛和魚水之歡。

就如渴望冰淇淋、生日派對,也如同一般追逐時尚的少女一樣愛擦鮮艷指甲油、戴肚臍環,穿著美麗的新衣服,朵拉當然也渴望伴侶、性愛。雖然因為天生缺陷,她的思考就像單純的野生動物,但偶爾也會有人性的沮喪與悲傷。




面對女兒的轉變,父母手足無措,從一開始以為她被強暴了,到後來認清原來女兒也有一般人的慾望,但她能照顧自己與下一代的能力又是那麼欠缺。朵拉的轉變迫使父母正視女兒的慾望,天人交戰,應該是遏止朵拉的「成長」,或放手讓她成為真正的「大人」?

以智能障礙少女的性權為主軸,本片呈現障礙者在生活以及社會中可能面臨的各種議題以及困境,障礙者的情慾需求與親密關係再次成為討論的重點。




這次,《少女性愛官能症》將和致力於推廣身障性權,為身障者提供「手工」性服務的「手天使」合作,推出公益放映計畫,希望能帶給手天使團隊實際的支持與幫助,並透過具有「寓教於樂」功能的電影,讓這樣的重要議題觸及家中有身障者的家庭,也讓手天使努力開啟的倡議得以傳播地更遠,讓社會大眾逐步了解,並開始正視身障人士的性權。

《少女性愛官能症》特映 + 手天使團隊映後座談:2015年12月12日(六)、12月13日(日)

時間:早上10:30    地點:西門町樂聲影城



捐款贊助手天使,即可獲得西紅柿非主流放映發行電影《少女性愛官能症》(Dora and the Sexual Neuroses of Our Parents)交換券!並將於電影放映後邀請手天使團隊舉辦映後座談,讓贊助民眾與手天使面對面交流。募得款項由西紅柿非主流放映贈與台灣殘障希望工程協會,作為手天使團隊運作金。


不只是打手槍:為什麼要成立手天使?

「我常常做春夢。更怪的是,在我大部份的夢中,我不是身障者。從小到現在我一直被人觸摸,但我想我需要為了感受快樂而被觸摸,而不只是為了生活起居。」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病患 Laetitia Rebord
「父母長輩都會說,啊,這個不好,不可以講,不可以去想。可是這樣它仍是存在的。手天使就是為了這樣的需求存在。社會對性充滿了害怕,但又一直在進行着。可是也不去進行性教育,害了大家。手天使的成立,就是包括了我自己,在成長過程中,很多人以為我們沒有這個需求,這是大錯特錯的想法。」手天使創辦人 Vincent


                                                                                     

手天使(Hand in Need),2013年成立,2014年三月服務第一位重度肢體障礙者以來,已有四位重障者申請手天使服務。從與申請者溝通、深入了解、行政義工的事前準備,一直到性義工正式服務申請者以及服務後記錄分享,漫長的經營過程與勞務負擔,手天使團隊貫徹義工性質,從未收取絲毫費用。縱使成軍至今飽受社會輿論壓力,仍堅守立場,為重障者提供人道服務。

性是人人與生俱來的需要,以性作為窗口,介入殘疾人士的生命,手天使不只是提供床上那幾十分鐘的歡愉,而是要利用那短短幾十分鐘,改變人的一生。

「謝謝手天使能夠有這樣的性服務,這服務一定要持續的做下去推廣,深信還有很多身障朋友都很需要等著被性服務。我內心由衷的感謝手天使種種的籌備和用心,也感謝性義工很認真、很投入的對我過一次,即便最後不能擁有,剎那即是永恆。」──第一位受服務者Steven經驗分享


有愛無礙:台灣身障者的性權與人權

在歐美已有性義工組織、日本也已有白手套等團體來服務重度身障者的性。而在歐洲部份國家更是發給身障者「性福利券」供身障去找性工作者,抒解生理壓力。這些國家都已進步到看見身障者的性需求時,反觀台灣,「人權」二字被震天叫喊,但國家社會與你我何時才能開始正視身障者的性權。

一般直立人或行動自如的人很難想像性義工的重要性。但你可以想像一下,若一個人失去了手或無法控制自己的手,那他將如何自慰?一個人若失去了腳,那他如何去尋找能跟他發生性關係的另一個人?

手天使是一群以實踐性權為理念的朋友,我們看見「性」對個人的重要,於2013年初集結並看到了台灣重度身障者的慾望被捆綁、被傳統價值給束縛,遂組成了本土第一個性義工團體──手天使。我們期待可以鬆綁一些些被殘障綑綁的慾望……讓其自由。

手天使官網/關於手天使:http://www.handjobtw.org/?page_id=2 


回饋品項(只寄送台灣國內地區)


【單人票券組】《少女性愛官能症》電影交換券 x 1300元)

   電影交換券1張。憑券觀賞電影以及參加手天使映後座談!


【雙人票券組】《少女性愛官能症》電影交換券 x2(500元)

   電影交換券2張。憑券觀賞電影以及參加手天使映後座談!


【彩虹桌旗組】電影交換券 x 1 +彩虹桌旗 支(800元)

https://cdn.flyingv.asia/project_content/3143937a78a1eb83fd7c0a5d63ef5712.jpg彩虹旗中的「粉紅色」代表Sexuality,「性權」不應該被汙名、而各種不同的「性頃向」、「性特徵」也都應該被尊重


手天使創辦人Vincent首先成立「殘酷兒」,關注殘障同志議題。另一名創辦人鄭智偉則為同志諮詢熱線義工,長期耕耘同志與性/別運動。手天使絕對支持性/別多元,並且服務各種性傾向、性徵的障礙者。




【有愛無陷組】電影交換券 x 2 +《有愛無陷-殘障者的情與性》書籍 本(1000元)

https://cdn.flyingv.asia/project_content/defb86ba0d157854a4c35d26b7a70f3e.jpg

《有愛無陷》收集了十幾個有關殘障人士的情性故事,如渴望成家生孩子的輪椅女士、失明同志的心路歷程、為殘障人士提供性服務的台灣組織「手天使」創辦人、大膽試驗性愛的輪椅女士等等。關注殘疾人士的性愛活動從來就不僅僅為了讓弱勢者的生活曝光,亦同時會挑戰主流社會對性的理解。

作者: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









【異物神秘禮】電影交換券x2+手天使徽章+阿空真情巨作(2500元)


https://cdn.flyingv.asia/project_content/cb0ae23e8fba211fb80e50f923ac5fb3.jpg阿空,25歲,手天使性義工。他不是什麼男神,但他很認真。重訓、做愛、思考、幫忙性別等議題的社運,這些都灌注於「色即是空」和「空即是色」。他用身體實踐思想,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心領神會,阿空的境界。

異物,創立者為手天使義工,盈餘一定比例回饋給社會運動作為運作金的組織。


關於更多阿空以及異物的消息,請上網查詢。







https://cdn.flyingv.asia/project_content/6976cff22cfba5f0dfcde06f02934350.jpg

手天使首度公開「有礙也要做愛」胸章,以輪椅為主要設計概念,涵蓋手天使關注之議題與訴求。






【手護性福豪華套裝:限量20套】電影交換券 x 2 + 彩虹桌旗 1 +手天使徽章 +《有愛無陷-殘障者的情與性》書籍1本 +「愛是包容」潮麻包(3000元)

跟上潮流帶上品味,你就是環保代言人。獨創的開口磁釦遮蓋片與貼心的前貼袋,讓您在使用上更多的便利與安全感,愛像美麗的彩虹般包容你我。

本回饋品限量20組!綠色/橘色手把款式潮麻包,隨機出貨不指定。


感謝您的支持

我們希望能和您一起促成這次的公益放映,期待藉由《少女性愛官能症》這部電影的放映,讓身障者、讓每個人的性權都可以被重視,可以鬆綁一些些社會恐性的氛圍以及身障者們被禁止的慾望。

畢竟「性」是和每個人都切身相關、可以健康自然的去討論,多元而美好的事情。

 

問與答

Q:人沒有性又不會死,性又不像排泄吃飯一樣,我認為性不是人的基本需求!

A:我們尊重並接受性對部分人來說不是基本需求,但同時我們也看到性對某一群障礙者來說是基本且迫切的需求,為了有需求的障礙者而努力是手天使成立的宗旨。

 

Q:沒有手天使,也有其他方式能幫助患者社會化啊!

A:對,性不是社會化的唯一方式,但我們相信性的動能能給某些人力量,讓他們勇敢地走入人群,我們為了這群人在努力著。

 

Q:每個人只能申請三次手天使,這反而會讓重障者往後更難受吧?

A:我們無法證明所有的身心健全人士一輩子都有超過三次以上的性經驗。我們也不能證明,當三次服務之後個案會不會自己找到其他新的出路,至少我們有一個個案後來的發展完全超過我們的預期,也許困難的是沒有人認為這些發展是應該的?也許我們可以一起來期待更多新的可能。

 

Q:可以請家長或是機械手臂幫忙打手槍啊!為什麼一定要性義工!

A:手天使相信,由一個能被障礙者慾望的人來進行打手槍,除了生理上的刺激外,聲音、觸覺及靈魂上的交流都是父母或器材無法提供的,器材或輔具在手天使成立前就有了,但依然不能滿足所有障別的障礙者,手天使為此提供服務。另外障礙者的性不應該是家長的責任,手天使呼籲政府重視障礙者的性權。

 

Q:如果你們在乎重障者的性需求,那如果我也有性需求我是不是也應該被在乎?

A:真的,我們非常在乎你的性需求,人皆生而平等對吧,我們會以最需要的人優先,麻煩你再等等。

 

Q:你們有嚴格保障和保護手天使義工的隱私嗎?身份若不小心流出,會對他們造成傷害吧?

A:我們在乎所有義工的隱私,除非義工本人願意對外界公開自己的個人資訊,否則不會透漏任何足以辨識個人的細節。

 

Q:手天使的服務或許能讓重障者獲得一時刺激愉悅,但被激起慾望後的責任誰要負?

A:慾望始終都在,生活環境的性誘惑也不因障礙者在性方面受到的限制而減少。手天使期望透過服務讓障礙者更能了解自己對於性需要,如此才能為自己爭取享受性的權利。

風險與變數

  • 《少女性愛官能症》手天使座談特映場預計在2015年12月12日(六)以及12月13日(日)舉行,電影之電子票券將於特映當週寄至捐贈者提供之電子郵件信箱。 其餘回饋品需較長籌備以及製作期,將於2016年1月底前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