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內容

翻山越嶺,深入中央山脈的深處,以知識傳道的教育行者,將科學的智慧放入背包,為偏鄉的孩子,帶來一場場驚聲連連的科學知識盛宴。


我是田園老師,每學期走訪上百所的偏鄉學校,為孩子們帶來一場場精彩的科學課。

Vstory 報導:他雖然不是學校教師,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


一學期教導超過 8000 位偏鄉孩童,源於一場八八水災

2009 年莫拉克颱風所帶來的八八水災,重創了許多山區原住民的部落,除了財產的損失外,「教育」也深受其影響。當大人們忙著重建滿目瘡痍的家園,無心兼顧孩子們的學習時,教育更顯得力不從心⋯⋯


為了讓家長老師能夠有更多的心力重建家園,當時我把孩子們集中在大禮堂,在部落心靈嚴重受創的天災之後,給孩子們上一堂科學課。


用生動有趣的科學知識,幫助孩子們透過學習,找回笑容、也找回自信。也因此,深耕偏鄉科學教育的千里藍圖,逐漸在我的足下展開,短短數年間學校間口耳相傳及他鄉的校長積極的聯絡下…由一開始的3所學校,擴增為155所,都是偏遠資源缺乏的學校。


這六年來我每學期走訪於六縣市40個鄉鎮之間,接觸了15個原住民族群,我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雙腳走到的,皆是偏鄉對於科學教育資源的渴望!因此我毅然決然地持續走在這條科學道路上,於是點成線、線成面,6個縣市155所學校,織成我的偏鄉科學教育深耕地圖!


以上為今年2015計畫走訪的學校名單,半年一期 9,183 人次



偏鄉地區的孩子,跟都市大不同




我到訪的學校,都位處窮山僻壤中、交通不便,幾乎與世隔絕。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部分要自己自足,資源、教育、人才都不易進出,當然無法帶給深山孩子們豐厚的教育資源,文化刺激又少,山中的孩子與都市生活的孩子們落差愈來愈大,也愈來愈沒有自信⋯⋯


因為深山漁村就業機會少,父母常常因為工作不能待在家,甚至必須到外地去打零工來養家糊口,只能靠祖父母照顧,甚至是「大孩子」帶「小孩子」,孩子無法擁有功能正常的家庭。

由於地域偏遠,在交通不便、出入危險性高,且加給微薄的限制下,偏鄉的教師流動率非常高。許多有熱忱的教師,也因這些現實的因素而無法長期留在部落服務。因此學校人手不足,造成教師的工作負載大,嚴重壓縮教學品質與學習效果,雖然每位老師都能夠上科學課程,但真正有科學專業背景的教師卻不多,造就了以教師手冊「照本宣科」的教學方式,孩子們對科學知識的渴望因此無法被滿足,久而久之,好奇心被扼殺,求知慾也被抑制了。




對這些孩子們來說,教育卻是改變他們的未來的唯一機會。



田園老師的科學課程

科學若與生活沒有連結,是不會真正記住的!必須親自有體會,用眼睛觀察、用手做實驗,才能在心中烙下無法忘卻的印象,因此我的偏鄉科學的每一堂課程中,每位學生都會拿到一份可以實際操作的教材

我運用洪蘭教授譯著《大腦當家》中的學理來設計課程,以達最有效益的學習模式,帶領學童透過實作體驗科學原理。


很多人認為科學很遙遠,事實上我們生活的角落中處處可見科學的蹤跡。舉凡水龍頭、瓶蓋、鈕扣,無一不是科學的傑作。跟生活結合,孩子的學習會有共鳴,學習效率會更快。

上課時,我會要求學校的老師在旁觀摩,我希望他們能去利用生活週遭的事物,去啟發孩子的創意思維及科學智能,強化其創新觀念與能力,打開教師的教學視野及激勵教師的教學熱情,促進偏鄉學童也可以享受高品質的學習機會及教育資源。

每一堂課程中,我不但結合大量的生活經驗舉例,也利用這些生活上信手拈來的道具,做成一個個的教具,發放給每一個來上課的孩子,讓他們課程之間能自己實驗操作,課程之後能擁有自己的成品。

將生活帶進科學,也將科學帶進每個孩子的生活中。


我是田園老師,一位科學大頑童

24歲起,受過去的老師推薦至國語日報擔任科學班的老師,長達27年。從 2009 年開始「偏鄉科學創意教學深耕」,從 3 所學校到今年度的 155 所,生活中大部份時間都奔波在來回偏鄉的路途中。

除了偏鄉教學,也跟全台各地願意提供免費場地的單位不定期合辦科學課給孩子,定期公告在粉絲團。

對我來說,老師,不是職業,而是責任與使命的化身。


我希望上山時一切專注於教學,把每分每秒都投注在孩子身上

身為一個外來的科學老師,扣除長遠的交通路途,可以上課的時間不多,只能把握每一次到學校的機會。我到山上上課只回到「上課」的本質,我不需要教務主任、校長出來迎接我,我只會告訴他們我幾點幾分,會出現在哪間教室上課,請他們幫我把學生準時帶進教室就好。


一堂40分鐘的課程,我能做的就是在孩子的心中播下科學的種子,激起孩子探究真理的熱忱,讓孩子由衷地認為科學課是有趣的,學會在生活中觸碰,對事情保持好奇,將生活與知識連結,才能真正的學習。就算你玩完後不記得原理,你也會記住所看到的現象,用這種模式啟發孩子,點燃孩子探索求知的火苗,自我勉勵去找尋知識及學習。 



過去上過的課程主題

我設計了12套課程,每學期教一個科學主題,如此部落孩子從小一到畢業,將不會重複上到一樣的課程。

 

2015 年要上的科學深耕課程主題


 

我遇到的困難:一年要兩百多萬元才足夠支付所有費用

6年前深入因八八水災而重創的來吉國小,當時課程結束後,離開前校長送了我一罐茶葉,我把茶喝完後在上方挖了一個長長的孔,開始了為偏鄉教育發起小額募款的活動。

每年教導的學校越來越多,欣慰的是有更多的孩子能夠上到科學課,但是需要支付的費用卻也卻來越龐大,眼見現在一年需要兩百多萬元的費用,才足以支付整年度偏鄉科學教育的計畫。

為了讓籌措不易的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益,我為自己定了下列六項原則來進行課程:

一、不自己開車,保持最好的體能,在課堂中做最好的課程演示。

二、用最少的人力,減少對授課學校師長的叨擾。

三、儘量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若無則由老師接駁,或徒步行走。

四、自備糧食,儘量不消耗學校的營養早午餐。

五、教材加工完全在台北備妥分裝寄達學校,不因課程執行增加學校備課上的負擔。

六、在沒有旅館投宿的山裡,就以住校或住教堂的方式處理住宿問題。

 


橫跨台灣偏鄉縣市,巡迴 155 所學校所費不貲。希望能透過這次的募資計劃,募得50萬元支持龐大的教材費用,讓我把科學的種子帶進深山裡,以「教育」給缺乏資源的孩子們一個改變現況的機會。



回饋禮物-動手做科學:田園老師科學教材實驗包

抓妖神功 - 毛細現象


一位行走江湖的大爺,自稱具有捉妖神功,在桌上放兩個小杯,分別注入半杯水,順手拿起三枝吸管,唸完咒語將三枝吸管插入杯中,只見三枝吸管相互緊靠插在水中,直挺挺的站著,旁人問:「為何不倒」?大爺說:「妖怪被我插在杯底」。

路人甲:「這我也行」,順手拿起三枝吸管,唸完咒語也將三枝吸管插入杯中,放手後三枝吸管應聲倒下。大爺得意的說:「你功力不夠」    

(寄出時會附上操作說明)

 

國王的金幣 - 光的折射


一位老國王想要傳位,於是打造一枚金幣做為傳位信物,但又怕被謀篡的人發現,於是請來一位科學家設法將金幣妥善的隱藏起來。

科學家想了一個方法告訴國王,國王聽完以後非常生氣的把科學家給關了起來。科學家說:「國王,請先息怒,照我的話做一遍,如果我騙你,再關我也不遲啊」。    

(寄出時會附上操作說明)


 



相關連結

粉絲團:田園老師 科學大魔界

計畫網頁:偏鄉科學創意教學深耕計畫

Vstory 採訪報導:

他雖然不是學校教師,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上)

他雖然不是學校教師,卻一學期走訪超過140所偏鄉學校(下)

 

孩子的未來充滿無限可能,只要把種子種在他們心中

偏鄉科學教育對於我來說,只有起點沒有終點。我所預期的成果全部在「教育」的本質上,而不是公關social、網路照片、獎狀感念。只要孩子一堂堂課學習,或許二、三十年後想起曾經有這麼一個老師就好了。 


我們可以數出一個蘋果裡有多少種子,

但是我們沒有辦法估算一個種子將來可以結出多少蘋果。

我們可以算出一個山谷裡有多少孩子,

但是我們沒辦法預估這些孩子將來能翻越多少山巔。


這就是教育的真義。

風險與變數

  • 1.因田園老師在學期間一個月內有兩周都在各部落小學執行科學課程,故安排的課程須配合田園老師的行程。 2.田園老師的計畫完全為公益目的,因此禁止贊助者以此課程作任何營利行為,包含補習班等。 3.若贊助者需要捐贈證明,可於備註說明,將協助提供。 4.科學教材實驗包內容將視情況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