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進度

我是洪毅昕,政大國貿系畢業,2014年從拉拉山上的高義國小退伍。記得剛開始服役時,常認為「當兵」這件事無法使自己成長而悶悶不樂,直到有天一位學長點醒了我:「其實你可以試著在服役期間做一件對社會有益的事情。」與其抱怨,何不身體力行去回饋這塊純樸的土地,去回報那些淳樸熱情的果農們,也讓自己的服役歲月有所成長?然後就這麼剛好地,在和村民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了高義部落農民的問題,找到著力點後便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了「卡維蘭」團隊,幫助果農自產自銷水蜜桃


每天一大早就看到她在廚房揮汗切菜,雖然已到退休的年齡,姜媽媽依舊在校園裡身兼多職;除了廚工,還擔任舞蹈老師、教導母語等;此外,她還有一大片水蜜桃果園需要照顧。你或許會訝異,水蜜桃單價這麼高,果農們應該衣食無虞吧?怎麼還需要身兼多職?

拉拉山的水蜜桃是一年一穫的水果,產季又剛好在容易遇到颱風的七月左右;水果產量受到天候影響極大,可能一晚的降霜或一場霪雨就會造成三分之一以上果實的損失,因此每一顆完好、美麗的水蜜桃都是相當珍貴的寶貝。

姜媽媽最大的問題是,她不擅長銷售,多半是交給平地批發商,批發價僅有售價的1/3,也就是說你買的一盒500元水蜜桃,其中只有166元真正落到姜媽媽手中,而這166元甚至還沒扣除種植成本。「種的人比賣的人賺的少」,這樣的情況使得拉拉山的果農出現入不敷出的情況,進而導致青壯年人口外流、部落人口老化等問題。





一、山寨版的拉拉山水蜜桃


市面上常有不肖商人會魚目混珠拉拉山水蜜桃,將外地來的水蜜桃包裝為拉拉山水蜜桃販售,消費者付出了金錢卻沒有得到等值的商品。我們甚至聽說過直到消費者切開桃子品嚐後,才發現桃子的果核已經黑掉,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黑心桃。這樣的事情使得消費者漸漸對拉拉山水蜜桃失去信心,而真正的拉拉山水蜜桃卻蒙受著不白之冤。



二、果農入不敷出


高義部落居民多半以種植農作物維生,其中又以水蜜桃為大宗。而種植水密桃的果農多半為壯年或老年,資訊和交通皆受到限制的狀況下,果農無法自行開發通路,因而受限於盤商的喊價;我曾親眼看過盤商以一斤45元的價格與農民購買水蜜桃,但送到消費者手上的時候,價格早已翻了三四倍以上!當下我感到很難過;利益的分配顯然並不公允,為何認真努力的果農並沒有得到他們合理的報酬?



三、生產者與消費者間資訊不平等


我自己是個非常愛吃水果的人,但是在來到高義部落服役前,真正的果樹卻沒有見過幾種、沒有多少了解;若非因緣際會下親自來到產地,身為消費者的我,也不會對農產的源頭與第一手的栽種資訊有任何的接觸,更不會知道這些報酬分配上的問題,種水果的甚至比賣水果的賺的還少。


我們團隊相信,這些問題必定不只發生在水蜜桃,更不會只發生在高義部落,而我們的夢想,便是像個超人一樣,一一地去拯救所有面臨到這樣問題的果農,去年開始,我們陸陸續續地做了一些努力,但我們需要更多的力量,就是你們的支持。





一、小農鮮果直送


螢幕快照 2015-05-02 上午10.42.22.png


在水果市場上,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資訊無法相互交流,卡維蘭的概念是我們建立一個平台,把生產者和消費者中間的那道牆換成一面落地窗,當你想要的時候,可以打開那扇窗,和果農們握手,走到果園看一看水蜜桃是怎麼種植出來的。卡維蘭在收到訂單後,會配對出貨農民;消費者會知道手上的水蜜桃出自哪個果農,果農也清楚水蜜桃的收益分配。透明化的消費資訊,給予消費者及生產者公平且安心的交易網絡,使得雙方權益都更加受到保障。



二、副產品的開發

果醬.jpg

果醬上方照.jpg

為了增加果農的收益,除了致力於主產品的銷售外,我們也積極開發副產品以減低次級品所帶來的損耗。在去年,儘管成軍倉促,我們很幸運地遇到願意替我們開發「水蜜桃果醬」的商家;憑藉著貴人相助,在去年我們生產出了水蜜桃手工果醬,儘管量少,但畢竟是個好的開始,而我們期望未來能夠有更多不同的副產品供消費者選擇,並將次級品的浪費降到最低。



11150615_943884668975496_3946941039394510164_n.png


經過了一年的努力,卡維蘭在今年正式轉型成社會企業,從高義部落出發,在台灣島上尋找遭逢類似困境的農民,替他們解決困難;一個團隊的力量或許有限,但不做就不會開始;卡維蘭的初衷以及最終目的,就是有一天台灣島上所有用心耕作的農民都能得到合理報酬。「卡維蘭」在農民與消費者間扮演的角色並非另一個中間商,而是一位值得信賴的夥伴,我們想替農民建立平等的銷售管道,將利潤回歸到農民身上;我們想替消費者把關農產品的品質,讓他們吃到美味安心的農作物。





卡維蘭是泰雅語「kavilan」的另一個譯名,是拉拉山上一個部落、一塊土地的名字。這裡以種植蔬果等農作物維生,出產甜桃、蜜李、水蜜桃、甜柿、青椒、椪柑等作物,其中又以水蜜桃為主要作物。這裡的栽種方式採取「草生栽培」與「人工除草」,不使用除草劑的原因,除了鞏水土保持外,也是擔心除草劑會造成水蜜桃帶有苦味。而農藥使用上,卡維蘭的水蜜桃套袋前會噴灑農藥避免病蟲害,套袋後就完全不施灑農藥,直到採收。由於水蜜桃套袋後到採收至少相隔一個月,農民也使用農會推薦的安全用藥並遵守停藥期,因此採收時水蜜桃幾無農藥殘留。


P_20140526_102503_HL.jpg






卡維蘭小舖



說了這麼久的「次級品」,到底什麼是次級品呢?「次級品」就是那些不夠大、被害蟲叮咬過的、長得不夠圓、不夠美的水果們,它們其實跟正品一樣香甜多汁,只是長得比較醜,不能裝做禮盒販賣。開始接觸農產品後,才知道每天次級品的數量幾乎佔了產量的三成到四成。以往農民不知該如何利用,這些次級品的下場總是「化做春泥更護花」;而我們正在為這些次級品尋找「護花」以外的新出路。

然後我們預計在台北市或新竹市一間小店,一間賣水蜜桃飲品的店鋪,販賣水蜜桃冰沙、水蜜桃牛奶、水蜜桃果汁、水蜜桃茶、水蜜桃凍等等,再晚一點也買的到水蜜桃果醬,讓大家品嚐到更多水蜜桃的好滋味;而除了販賣次級品外,店鋪還可提供消費者「自行取貨」的選項,省下的運費或許能再多買幾杯水蜜桃飲料呢!



但我們需要你/妳的幫助!!


過去一年,卡維蘭將所有收入全數歸於農民;而為了要圓更大的夢想、做更多事,我們希望以籌組小店舖作為起點;眼見著水蜜桃的產季即將開始,水蜜桃次級品的處理也必然迫在眉睫,「護花」或是「滿足你/妳的味蕾」,它們的命運全然決定在小店舖的成敗之間,我們希望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踏出我們的第一步,卡維蘭需要你們的幫助!








拉拉山甜桃的產季五月中開始,水蜜桃的產季為六月中至七月底,所以我們計畫在七到八月期間開設卡維蘭小舖、販售副產品,歡迎大家一起到店品嘗水蜜桃好滋味、讓我們與您分享拉拉山故事。






臺灣是以農立國;曾幾何時科技的高速進步讓我們不再關注相對沒有新鮮感的農業。而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正在提醒我們,農業不僅是餵飽肚子的產業,更是需要被悉心呵護、想辦法往上提升的立國之本,多少弱勢家庭至今仍是依靠農業為生。我們要將關於農產,關於食品的感動重新帶回我們的餐桌。卡維蘭是我們開始的地方,也是我們將這個理念散布到全臺灣的起點,希望您也可以,跟我們一起努力!




本專案已報名農業好點子競賽 : http://www.agribiz.tw/2015goodidea/

風險與變數

水蜜桃盒數小介紹:

大家一定很好奇為什麼越多粒裝的盒數越便宜,因為我們不管幾粒,每盒都是3斤,所以6粒裝的水蜜桃就比8粒裝的水蜜桃大顆和重,也因為越大的水蜜桃越稀有,送禮自用兩相宜,價格也就較高。





回饋品出貨訊息:

回饋水蜜桃禮盒鮮果的部分我們會在六月底至七月底間出貨,若沒有遇到颱風等氣候因素,我們會在這段時間和贊助者確認寄達時間,果醬大約會在七月初開始製作,會盡量趕在七月前把果醬寄達,水蜜桃飲品會需要贊助者前往卡維蘭小舖領取;此外若是水蜜桃鮮果禮盒內的水蜜桃有損壞,拍照訊息給我們的粉絲頁,我們會無償補寄一盒相同規格的水蜜桃鮮果禮盒。如果贊助者無法到卡維蘭小舖兌換水蜜桃飲品,可以用兩杯水蜜桃飲品兌換一罐果醬。




運費計算:

以上商品都包含運費,所以不再額外收取,此外若是回饋品有水蜜桃禮盒的贊助者直接到卡維蘭小舖取貨,我們便會招待一杯水蜜桃飲品給您,舒緩炎炎夏日之中的奔波。





旅遊行程:

一日遊:高義部落Hnuway水資源生態教育步道、部落廚房泰雅風味餐、果園巡禮,體驗採果、晚餐。

兩天一夜遊:
第一天:上巴陵神木群步道、午餐、爺亨部落(遠眺爺亨梯田)、果園巡禮,體驗採果、享用晚餐。
第二天:早餐、高義部落Hnuway水資源生態教育步道、部落廚房泰雅風味餐、高義蘭部落巡禮、小烏來天空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