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內容

讓你饗宴中吃掉我的舞——黃有芳感官交融舞蹈《食色》演出計畫

【舞者說:食色】

我曾有一支舞作名為「愛慾」,舞作前半使觀眾閉眼感受舞者在身旁奔跑舞動,配上薰香與燈光閃爍;觀眾並在舞作中獲得一杯「愛玉」,感受食物酸甜與文字的雙關,佐以舞者在不同日常空間如咖啡館、民宿房間等場域的舞作,嘗試連結異業與五感。

而這遠遠不足,因而促使「食色」的誕生。

感官是人接觸與認識外在環境的媒介。在資訊爆炸的世代,多數時候大腦是超載的,為了不迷失,為了前進,為了符合常規,為了專注,為了適應都市的生存,某些感官被麻痺了,習慣了高強度刺激的視聽就聽不見細微的蟲鳴,習慣了重口味就嚐不出白水的清甜。皮膚是面積最大的器官,在奔波的日常,除了冷熱誰會有空注意風的輕撫,腳掌觸地時的感受。

而這個舞作,想創造一個契機,藉由美食的誘惑,細微的挑逗,視聽上若有似無的重擊,重啟您的感官。



我吃,故我在,美麗的擺盤讓人胃口大開,曖昧不明的光線讓人躁動,結合餐會舞展、放上食物的身體,滿懷意念的動作,廚師用食材調味,舞者用眼神調情,編創者調製氛圍,做一個可愛到想要把全部放進身體裡的作品。想讓你饗宴中,吃掉我的舞。

食色——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我還能承裝些什麼

食色性也,意指吃為天性,身體是靈魂的容器,感官為本能,是認識世界的媒介,以此散策:感官所連結的記憶、情慾的壓抑與流動、萌生意想在腦海滾動的繽紛與荒謬、相遇的撞擊與相容,把唯美的情慾和害羞一起吃進嘴裡。

【演出內容執行大綱】

【序】記憶味道。醬油香味。口白堆疊空間感。

【第一幕(前菜)】情慾流動。紅色液體。零散打擊樂,似魁儡的儀式感。(造型:科幻前衛女神)

【第二幕(主餐)】配給,求愛動向。球體食物。繽紛荒謬感。(造型:繽紛球體小精靈)

【第三幕(甜點)】溶,舔盤之必須。古典浪漫。(造型:線條與比基尼)



【演出資訊】

7/18.19(六~日)午、晚場  慈恩幼稚園藝術村(花蓮) 票價:1000元

8/8.9(六~日) 午、晚場  柏林廢墟(台北) 票價:1000元

【製作團隊】

編導:黃有芳 

演出:黃有芳、Hava

廚師:Ducky

服裝造型:David Lucienne

視覺:王薏

音樂:老宅

髮型:黑貓


【舞者說:自己】

*成不了仙只能當妖的妖精系女子——你說我的名美過我的人千倍你說願世界真誠,荒蕪有芳*

「黃有芳」這個名字出自於子曰 :「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因為生出來是個女孩,所以父親再多給我一個草字頭,期許迷人芬芳。

從小我就知道自己喜歡藝術,喜歡跳舞,喜歡舞台,初心簡單,現實複雜,身體素質與機遇會造就不同的檻而激起生命的浪花,懂事以來便想從事藝術領域相關工作卻不知道該從何做起。自覺能力不足以登台,便更渴望為他人造就舞台,成為一個策展人、藝術行政、活動企劃等幕後推手;經歷種種機遇與創作者交流的過程中,漸漸找到創作、身體實踐,以舞蹈和人們對話的企圖心。

我曾這樣描述「策展」這件事:『「策展人(Curator)」這個通用職稱,是90年代才確立的;職務包羅萬象,從照顧作品乃至於創作者、觀眾,關注文化、社區、產業、藝術各個層面,以犀利的編輯力,為深入淺出的內涵策劃最適切的舞台,基於這樣的核心信念將所有資源整合成一個展覽。』這也是我創作、觀看舞作的思維。

文創剛在台灣興起的時候,我父親一臉斬釘截鐵的對我說:「你想搞藝術,不跟吃有關係是活不下去的,台灣人太愛吃了。」我心想,民以食為天,誰不愛吃。

漸漸的,我開始明白,創作與吃的距離好比愛情與麵包的距離,看似不遠,鴻溝卻深。

在舞蹈中結合餐食的演出並不常見,我想做一個與食物有關的舞作,不僅是感官實驗,更是跨域合作的一大挑戰,在演出中搭起許多橋樑,在舞作與餐點、觀眾與舞者、觀眾和餐點之間傳遞訊息,並產生出乎意料的連結,從服裝到食物承裝,從舞蹈動作的延伸到我們如何彼此分食餐點——

這些都來自五感策展的流行,引出的那些還未得到答案的問題:如何使盲人觀看舞作、如何使聾人聽見歌曲?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需要更加了解感官與舞作、觀眾之間的關係。
於是有了《食色》。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huangfung/



【舞者說:為什麼?】

我認為在人心惶惶的現在,如果能好好吃頓飯,是能穩住慌亂的,我相信一定有某部分的人堅守自己的日常,無論疫情前或疫情後,但心一直都很動盪,很迷惘,我想藉由演出與進食,使觀眾獲得靜心、療癒、感官刺激而重視身心感知與覺察。因此原本就期望今年舞作是這要的主題,疫情爆發後,我更想將這個作品帶給觀眾。

【觀者說:《食色》跳上 Flying V】

三年前在花蓮「葉宿文旅」的Livehouse,第一次看到有芳的舞蹈。那是像雲一樣飄移,同時像豹那樣既張揚又優雅的步伐。今年再看到她近況,一場在西門町的行為藝術:她戴上護目鏡、穿防護衣,在街頭挑動、邀請路過的人,持著長長的「筆」,在1.5公尺外,在她防護隔離的身體上作畫——名叫「最完美距離的接觸」。

那幅畫面在某方面來說,暗示著今年許多獨立表演者的處境:疫情浪潮將表演接案(收入來源)隔絕在身體之外,觀眾們站出安全距離,試著一小筆一小筆,送上關切和擔憂;有時碰不到,有時滑落。

但我在有芳的生活和舞蹈裡,看到任何衣物或病毒都無從掩蔽的,策劃舞展、釋放肢體的熱情。為了演出時常在花蓮、台北與桃園間往返,一邊煩惱著交通食宿費用的她,車子拋錨時乾脆在海濱公路旁,即興起舞練習;最近的一張照片是她隻字片語抒發生活的艱難,同時仍以那隨時要起舞的身姿,佇立在荒野裡。

荒地有芳。

這是為何,今年也接不到什麼海洋活動或文字工作的我,仍決意要整理有芳的演出和募款資料,送她上Flying V的原因。在這個平台的募款所得,要用於她《食色》演出中的團隊人事費、場地設備乃至每場的食材費用(她在人們面臨饑餓的此刻,提供了一場饗宴);以及,同樣重要的是,每一個贊助這項專案的人,都等同於幫助一個重拾舞蹈熱情、時時在創作的舞蹈策展人,減輕她在生活開銷上、為了演出必須縮衣節食的壓力,讓她能繼續聯繫起其他的舞者和藝術家——贊助她,等於贊助一群寒冬中的獨立表演工作者。

是否可以,期待這漫長的上半年過去,夏天到來;期待能有一位位朋友的涓滴挹注,匯流成河;讓荒地繼續有芳,有人起舞、歌唱,直到來年綻放?

——譚洋(文字、海洋工作者),專案推薦。

募得資金將運用於演出製作

這次《食色》flying V專案募款所得將用於演出製作:服裝造型、道具、音樂的全新製作;以及攝影、設計費用,還有每場規劃菜單的廚師及協同表演者人事支出。預計募款目標為10萬元,製作經費中剩餘款項為自籌款。細目如下:

預算細目
金額
預算說明
編導
$10,000
 
表演者(1位)
$10,000
 
作曲
$10,000
 
服裝造型設計
$5,000
 
製作協力
$5,000
 
廚師餐點設計
$60,000
含設計及餐點製作
視覺設計
$10,000
 
髮型設計執行
$5,000
 
小計
$115,000
 
場地租金
$10,000
桃園、台北、花蓮往返
保險費
$800
8人
小計
$10,800
 
宣傳品印刷
$5,000
海報、明信片
周邊商品設計製作費
$5,000
打火機、火柴盒
小計
$10,000
 
車資
$10,000
團隊排練與演出台北花蓮交通費用
誤餐費
$2,720
8人*4餐*85元
小計
$12,720
 
道具
$5,000
 
服裝化妝材料
$10,000
 
小計
$15,000
 
行政雜支
$1,000
 
小計
$1,000
 
合計
$164,520
 

主力回饋項目:身體地景小漫遊

花蓮是個教會我許多事情的地方,有著可愛的人文,從遊子變得在地,家鄉在桃園的我,總戲稱自己成了桃花人,這個街區漫步,帶您看我眼中的花蓮,我的秘密基地、必去特色小店,或進山或近海或在巷弄與貓共舞,一日嚮導並分享地域是如何侵略我的大腦,影響我的身體,帶您體驗。

印上食色主視覺的火柴盒(示意圖)

食色打火機(示意圖)


此提案計畫由「推手計畫」團隊協助與有芳共同發想撰寫。

2020年初至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發,台灣藝文產業相繼被迫暫停或延後,許多藝文工作者收入銳減。「推手計畫」在此背景下誕生,由一群來自不同專業背景的國內外台灣志工,與flyingV共同合作,期許幫助政府體制無法全面照料的藝文工作者,將其被迫暫停工作計畫的時間,結合自身專業,提出募資計畫。藝術與文化是台灣重要的資產,是台灣走向國際不可缺乏的外交手段。藉由您的支持與贊助,將有更多的聲音被聽見,更多的愛被分享。「推手計畫」所支持的藝文工作者將以「推手提案」於flyingV進行募資。更多募資提案請見此

風險與變數

  • 若防疫政策收緊,可能導致每場觀眾人數減少甚或無法開演。應變方案:原則上,一場售票若不到20張就不開演。為求防疫梅花座,一場不超過25張,開演前會會先寄信給觀眾,並請觀眾填妥自身健康與出入境狀況調查。若不開演,則會在三天前退費,但周邊商品仍會製作寄出。並且至少會有一場錄影,可線上觀看。
  • 「身體地景小漫遊」將於募資結束後與您聯繫安排確切進行時間,預計以團體方式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