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內容

「導演,我們想跟你聊一聊,是不是有合作拍片的機會?」
「好的,請問為什麼要找我?要合作什麼類型的影片?」
「不瞞你說,我們之前已經先找過兩位台灣導演,計畫合作拍攝反共的紀錄片,不過,他們「不約而同」都問了相同的問題」。
「哈,他們問什麼樣的問題?」
「他們問:如果拍攝 反共的影片,會不會影響我去大陸發展...?
「哈哈,結果你怎麼回答?」
「我跟他們說:沒辦法保證耶... 」
「那有合作嗎?」
「就沒有了...」
「嗯,的確有些人會擔憂得罪中國。」
「後來,經過朋友介紹、聽完你在頒獎典禮的發言,我們就來找你了...」

於是,兩個月後,《并:控制》這部影片的企劃,出爐了。 「并」是什麼呢?「并」的讀音跟「病」相同,也跟「併」一樣。另外,你把「并」反過來,他就變成「共」。 這部片,我們要講的就是中國對台灣和香港無所不在的控制,而為什麼要談香港呢?因為香港的遭遇就是台灣的一面鏡子。

2012 年 7 月 1 日,為了慶祝主權移交 15 年,香港政府大放煙火,
我的香港朋友拍了一張「中指照」上傳臉書後瞬間被瘋傳,
因為,「回歸 15 年」香港的自由、法治節節倒退。

2014 年 9 月 26 日,憤怒的香港人走上街頭,訴求「我要真普選」,同時佔領金鐘、灣仔、銅鑼灣、旺角及尖沙嘴,這場歷時將近三個月的「雨傘運動」引起了全世界的矚目,兩年後的立法會選舉,香港泛民及本土派一共取得 19 席議員,同時保有關鍵的「否決權」。乍看下,香港民主似乎邁進了一步;但背後控制香港的黑手自然不會輕易縮手,沒有多久,中國人大常委會動用「釋法權」,一句「宣誓不莊重」就立即把不喜歡的立法會議員通通解除職務,香港的民主之路岌岌可危。

香港如此,那台灣呢? 

時間回到去年 7 月 15 日,台北電影節頒獎典禮的前一天。在「有心人」的操弄之下,演員戴立忍被以「政治立場表態模糊」為由,遭中國電影《沒有別的愛》劇組換角,戴立忍被迫發表聲明說;隔天在台北電影節的頒獎典禮會場,卻是很「心痛」。因為,當天的明星藝人,在前台,沒人聲援戴立忍;在後台,則是聽到「戴立忍」三個字,就傻笑快速離去。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麼多人不敢評論「戴立忍」?說穿了,就是恐懼。恐懼害怕被做記號、被「過氣藝人」檢舉、害怕不能到對岸發展,害怕東、害怕西。於是,用一千多顆飛彈對準我們的惡鄰居,不可以跟他唱反調,爭先恐後呼應『中國一「點」都不能少』成了一個重要的「潛規則」,紅線,絕對不能踩。

2017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滿七十週年,台灣解除戒嚴三十週年;然而,當我們的民主前輩犧牲生命、奉獻青春,掙來了言論自由、拒絕了思想審查之後。我不懂,什麼樣的理由非得要把「小警總」再度放在心中?

《并:控制》導演 李惠仁

# 感謝許多勇敢的受訪者,但為了在上映前保護他們不受干擾,影片完成之前暫時匿名。影片中將會完整呈現。敬請期待。美國一位「創造性思考」作者Michael Michalko 虛構了一個「五隻猴子和香蕉」的實驗;他說,心理學家把猴子關在籠子裡,只要任何一隻猴子去拿香蕉,大家就會被噴水懲罰。新來的猴子不明究理,看到香蕉就去抓,結果被圍毆。

雖然我們無從證明真實世界的猴子,面對實驗的時候會有怎樣的反應?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台灣和香港目前的處境,已經跟虛構的猴子一模一樣;北京對中港台的控制越來越嚴密,越來越多人習慣被控制,也開始控制別人,這是最大的悲哀。不想玩這套控制遊戲的人,怎麼辦?

本片拍攝中港台三地「被控制」的個案與手段,個案「反控制」的努力,揭示中港台正遭受的控制三部曲 : 被控制 – 互相控制 – 自我控制(自我審查),藉由影片期許置身其中的我們都能認清局勢、警醒自己 、力破重圍。

| 香港篇 |

主要拍攝對象:盲人朋友 A、B;李慧玲(前香港商業電台  「左右大局」主持人);林榮基(前銅鑼灣書店長,在中國被關三個月);黃台仰(「本土民主前線」發起人);戴耀廷(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程翔(前新加坡《海峽時報》首席中國特派員,在中國被關三年);郭豫(對華援助協會專員,在中國被關三天);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

2016 年底,香港立法會的宣示風波總共有六位議員被判定喪失資格。喪失資格的理由包括誓詞唸太慢都不行,總共十八萬選票代表的民意,就這樣「被消失」。「香港基本法」的解釋與制定、修改,都在中國人民大會的手裡。當「香港法院」都還沒判決肇始的兩位議員還有沒有資格,「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代表大會」卻已經跳出來解釋法律,定風向,下指導棋。

除了政治,香港的媒體也越來越不自由。2012年,因為「某些因素」,台灣高收視率政論節目《大話新聞》主持人鄭弘儀,被交出了主持棒。而在香港,同樣有一位中共討厭的主持人李慧玲,被迫離開高收聽率的廣播節目《左右大局》、離開香港商業電台。

香港人的經濟壓力也越來越大,香港回歸二十年戶籍人口增加了一百多萬人。香港的公民權利與居住空間,正在緊縮中。

| 台灣篇 |

主要拍攝對象陳一隆(台中一中歷史老師);楊雅婷 廖禾安(時為「東亞青少年歷史營」團員);鍾鼎邦(智延科技公司總經理)李凈瑜(李明哲太太)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有一種:「又來了 !」的無奈。這兩年每天早上主持廣播,我都是這種心情。從周子瑜、戴立忍到盧廣仲,甚至是李明哲,被迫自我表白到被消失的事件曾出不窮。這些都還是上了新聞的,沒有上新聞的還很多。

2016 年台中一中歷史老師陳一隆,暑假帶著來自各高中的學生到北海道參加「東亞青少年歷史營」,被中國隊指稱是台獨背景,要求台灣隊必須納入中國隊的管控。參加的學員,現在師大念書的婷雅說,整過過程,麻煩不斷,「感覺好像一個網,一直在縮著一直在縮著,你會覺得一步一步被慢慢這樣抓起來的感覺。」

| 中國篇 |

主要拍攝對象寇延丁(NGO工作者、被關四個月,出版《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應亮(電影導演。2016年金馬獎最佳短片《九月二十八日.晴》);胡佳(職業「被軟禁者」)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劉曉波的事情大家已經知道了,但還有很多劉曉波還關在中國的大牢裡。被關的人我們拍不到 ,被關過的像是最近在台灣訪問的作家寇延丁(去年在台灣出版《敵人是怎樣煉成的》),她原來是一位關心殘障福利的 NGO 工作者,2014 年在台灣參加 NGO 培訓,然後到香港參觀了兩天雨傘運動,回中國就被抓了,關了四個月。而寇延丁的女性朋友,計畫上街抗議性騷擾,還沒有上街喔 ,就被關了一個月。還有的不用被關,也得自己關自己。2016年得到金馬獎最佳短片《九月二十八日.晴》的導演應亮,因為拍攝了一部社會寫實電影,《我還有話要說》,暴露中國司法與人權問題,上海公安追到香港要求電影重剪,未果,應亮只好「被住在香港」,以保安全。有一次,應亮的岳父母還特地參加到台灣的旅遊團,來跟女兒一家會面。

主要拍攝對象陳秋霞 (台灣大紀元時報 社長);蔡廉明(香港電影《十年》監製)控制的最高境界是互相控制,再逐步走向自我控制。每一個被控制的個案,都是控制者的一次威嚇,殺雞儆猴,社會大眾為了保護自己或者追逐利益,開始互相控制。

這幾年香港蘋果日報的廣告營收有困難,生意人都懂得看中聯辦的臉色。台灣藝人黃安也是個奇葩,不管他的動機是甚麼,他檢舉好幾個台灣藝人,符合老共控制台灣的目的,老共特別褒獎他。

最後,控制這件事情,就「內化」了。不用別人控制,每個人自己控制自己,自我審查。台灣大紀元時報要辦募款帳號,台灣的銀行不敢承接;要登錄社交媒體帳號,被要求拿掉「大紀元」的名字。台灣某個上市建商在大紀元時報買了三天的廣告,才登一天,就緊急要求下架,因為其中一位股東在中國有投資,很怕。

香港電影《十年》得到2016香港金像獎最佳影片,沒有人願意頒獎;《十年》票房一票難求,戲院老闆自動下檔。

為什麼?

主要拍攝對象:中港台被控制的人;石斑魚養殖班;螺絲公司(為免受干擾,受訪對象暫時匿名)台灣、香港、中國,我們都處於中國共產黨意志力擴張的「控制三部曲」當中:被控制、互相監視控制、自我控制(自我審查)。這樣的生活,好嗎?要嗎?

不好嗎?不要嗎?怎麼辦?這部片子裡的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角色努力「不被控制」。他們現在做甚麼?

有人說,顧肚子是最重要的,台灣經濟必須依靠中國。事實上,台商在中國的優勢正在快速地流失。與其擔心中國政治的不利因素,更需要擔心的是有沒有實力活下去?從中國市場撤退的石斑魚養殖班、從來不去中國的螺絲工廠,他們如何生存?他們怎麼有辦法繼續賺錢?《并:控制》這部影片,有兩位香港盲人朋友,正因為他們眼睛看不見,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1997 到 2017 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這20年來的改變。面對一般人看得到的現象,他們嚴肅的跟我說:『看得到的還稱不上嚴重,最嚴重的,反而是那些眼睛看不到的變化,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審查」以及不斷被馴服的「自由意志」。』這些改變不止出現在語言、公共空間,甚至連廣播、電視、網路等媒體也都有不同呈現的變化。  

我常常跟香港的朋友說,台灣有一個「惡鄰居」,香港有一個「惡婆婆」。台灣和香港,同樣時常得面臨這個強國在政治、文化以及經濟上的霸凌,其中,「經濟」更是中國控制台灣和香港最好的利器。於是,這部片,我們找到了兩位在中國經商的企業家,透過他們,我們要告訴大家,提醒大家,中國如何「養 套 殺」在中國投資的企業,又如何用「惡狼查稅法」把上萬的台商當成自己的「提款機」?

拍攝香港的目的,正是要把香港的變化,作為台灣的借鏡。我們誠摯希望,今日的香港,不要成為明日的台灣。面對中國步步進逼的「控制」,2014 年 3 月 18 日台灣的年輕學生與公民團體攻佔了立法院,要求退回「黑箱服貿」;同年 9 月,香港學生發起「反洗腦國教運動」、「雨傘運動」以及後來的「魚蛋革命」,這些運動全都是由台、港兩地的年輕人發起,因為他們受夠了,他們不允許政客隨易「賣掉他們的未來」。

《并:控制》這部片,除了要以系統的方式來解構中國無所不在的控制,更重要的是,呵護台灣的民主與自由。於是,如同《不能戳的秘密Ⅰ:政府病毒》與《不能戳的秘密Ⅱ:國家機器》一樣;《并:控制》這部影片完成之後,我們一樣會把它永遠公開在網路上,把版權公開,讓所有的人能夠永遠記住民主和自由最珍貴的價值。

| 民主自由是非賣品,不能秤斤論兩 |

《并:控制》這部片一開始是香港某個電視台老闆主動找我合作的計畫。只不過就在香港主權移交 20 週年的前夕,我們準備前往拍攝兩位香港盲人朋友之際,因為「某些原因,某些堅持」我們決定和這家電視台解約,我借了一筆錢,歸還他們已經支付的第一筆款項後,便決定繼續把這段路走完。

| 這是一個註定賠本的紀錄片拍攝計畫 |

由於題材特殊,不僅拍攝取材不容易,後續的上映、宣傳我們也只能「鴨子划水」,為了防止被封殺的命運,除了找到志同道合的播映管道外,公開版權、透過網路公映來傳遞民主自由的價值,是最重要的目標。這部片能走到哪裡?我們還不知道。但,我們期待能透過這一次的群募,完成《并:控制》的「拍攝暨開放版權計畫」。畢竟,有些東西是用錢買不到的,民主和自由這個普世價值更是「非賣品」。

  1. 導演/ 李惠仁、呂培苓 
  2. 副導/ 蕭OO、孫OO 
  3. 攝影/ 李惠仁、許中熹、張晃維、呂培苓、孫OO、蕭OO、彭OO (台灣) ;陳OO、曾OO (香港)

#其他贊助與合作想法,都歡迎與我們聯繫。聯絡人:呂培苓 email:lulu5813@gmail.com

風險與變數

  • 1.贊助 7100、30000 元與影片放映相關之贊助單位,我們將於募資結束後,與您聯繫放映時間與場地(不限回饋履行時間,以雙方方便的時間進行安排)。 2.贊助 7100 元徵集游擊放映夥伴(含座談)之贊助單位,還請務必確認場地洽借無虞。 3.如欲贊助多組數回饋項目,可計算總計金額後於「額外支持」空白欄位處進行加價贊助即可。(限寄送至同一地址) 4.其他贊助想法與合作洽談,還請與我們聯繫。聯絡人:呂培苓 email:lulu5813@gmail.com 5.團隊人力有限(都去拍片啦>"<),回饋設計正在緊鑼密鼓補完中,還請大家稍待詳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