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部落:方舟計畫】

 
我是林慶台,我是一位牧師,也是一位木雕師傅。「莫那魯道」只是一個曾經,為神奉獻則是永久的志業,所以,我選擇離開鎂光燈的生活,回到部落。
從南澳來到烏來的福山,我看見許多的青春,卻也看見更多的問題,那股原住民存在的血液在我心中燃燒。把我的所能貢獻給部落,是我的使命。當我就任牧師,自請至福山赴任後,真正深入了解,才發現狀況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福山的美是動人心魄的,離城市一個小時多的車程,就有風光明媚的自然山水、但相較於景色的美好,在人文面卻傷痕累累,傳統的耆老制度在遷村和政策的影響下早已被破壞,逐漸淡薄的祖靈信仰也難敵經濟困窘的影響,許多家庭面臨社會、道德、健康等多方面的困境,已經失去正常的生活樣貌,這些問題最直接連帶影響的,是孩子。
我親眼看見家庭的習慣反映在孩子的行為上,缺少正面的知識教育,又在負面環境的耳濡目染下,不只是消極的想法,甚至用偏激的行動反抗社會的不公義,這樣的惡性循環從家庭開始逐步蔓延到族人們的心靈。如果繼續惡化,這裡會是一個沒有祖先生命的地方。

 

 

我相信這裡的孩子並不壞,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怎麼去防備被負面的價值觀影響。年輕的生命,也需要有一個方向。過去,上帝引領我走出27歲以前的黑暗封閉,我也希望能透過教會的力量,讓他們認識上帝,重新認識生命,找到回家的路。

 

 

在我到任前,福山教會已有年餘沒有牧師,興建於數十年前的建物本身也年久失修不敷使用,狹小擁擠的空間僅能堪堪禮拜,卻無法讓當地人在這裡學習,一起成長。所以我的夢想是能改修福山教會,建立一個「方舟」,以挪亞給世人最後一次的救贖為意象,給孩子一個棲身之所,一個舒適的環境,就像方舟帶領世人度過大洪水的災難一樣,讓這裡成為孩子們的心靈殿堂。

 

 

◎上帝派了一群人來幫助我們

 
方舟計畫不能只是一個夢想,更是一個要被完成的計畫。我有木工的專業,在福山的宿舍是自己動手打造,但整修教堂的規模和需求都不只於此,需要更多更專業的技術和協助,才能完成。
從到任開始,在各個演講和餐敘的場合裡,每當談到這個想法,都有許多朋友願意為此出一份力,但幾個月的時間過去,在最關鍵的建築設計上,卻遍尋不著能提供幫手的夥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在長期協助福山部落的家扶基金會處認識了flyingV團隊,短短幾十分鐘的討論,卻讓我重新燃起了完成的希望。

 

從上山實際了解需求、在網路號召專業人士的投入、再到實際上山測繪和製作平面和立體模型,短短幾十天內,包含建築師、產品設計師、水電工程師、環保建材商、相關學系的教授和更多更多願意支持這個計畫的朋友陸續加入。
上帝不只聽見了我的聲音,更派了一群人來協助我們。

 

 

◎方舟計畫的幕後推手們

 

 

◎方舟的輪廓

教堂,猶如一隻方舟,獨立於山谷之間。
教堂位於福山部落山坡邊上,面向東南方,俯視南勢溪支流;四周群山提供冬日北風的屏障,背後山勢則是午後炎熱西曬的遮蔭。

 

修補缺角的山

近代文明在福山當地興建建築物時,往往在美麗的山坡稜線上開挖出一處處銳利的缺口,舊福山教堂也不例外。現在藉由二樓的興修,置入平滑曲度屋頂,在意義上,重新補完自然的傷口,撫平山脊的創口。

 

透氣通風的綠建築

弧形屋頂製造了風的通道,使得涼爽的谷風於白日穿入室內,再由高窗帶走熱量,創造舒適的室內環境並達到節能結費效果。屋頂的木格柵提供晨會時,上方柔和光線灑下的神聖效果,午後西曬時間,則以山勢與植栽進行遮掩。半遮蔽的格柵也使教堂於夜晚時,形成福山部落的一幅迷人風景;微微透露著光,如同燈塔般,指引著方向。

 

十字架的庇護

以十字架本身做為主要結構支撐,使十字架不只是遠遠瞻仰的象徵,更化為實體的支架保護支撐著;更體現基督走入民眾之間的救世精神。加深人們被保護的信賴,並讓人們深切感受被聖十字包圍的震撼感,十字就在你我身邊,人們在聖十字的庇護下能靜心禱告。

 

半戶外的開放空間

新修的二樓除禮拜堂外,並新增了戶外與半戶外的設計,除了可同時提供不同用途使用外,在婚禮或大集會時也可以衍伸使用面積。

 

回收材與預組設計

為了降低施作成本,並解決當地無法使用大型機具的限制,大部分的結構將以廠製的方式完成,部落居民將參與整個計畫的進度,親手組裝完成突破困境的「方舟」,也凝聚更多的共同意識。

 

建築量體與面積

建築物基本上保留原有一層混凝土舊建物,於上方新增輕巧木構禮拜堂;建築物最高點約10米,單層面積約70坪。總設計施作面積約140坪。

 

空間使用規劃

一樓重新加強結構後,將轉為常時對部落居民開放的教育空間,二樓則作為禮拜堂與聚會使用,所有內部的傢俱都採活動式設計,讓禮拜和各種活動都能順利舉行。兼顧教堂與當地居民的使用空間,讓「方舟」不只是一個教堂,更是福山居民永遠的家。

 

◎資金使用與後續維運

 

傳統的宗教建築興建的費用動輒數千萬元,方舟計畫在眾多夥伴的支持下,過程中的設計費用、人事成本均由團隊夥伴各自吸收,故得以用相對低廉的費用完成全部的興修內容。在flyingV平台上所募得的資金將全數用於此次興修福山教會與維運,募集完成後,所有資金使用亦均會完整公開,每一分錢都將用於方舟計畫的興建和維運。

770萬,是個對部落而言龐大遙遠、對於建築而言又只是堪堪足夠的數字。祖先的殷殷教誨告訴我們「有就好」、「不貪心」,也進而延伸出「分享」的觀念「也許幸運捕到大山豬,慢慢揹下山、處理好,請村子裡每一戶代表來分肉回家享用,下次別人捕到大型獵物,也是一樣的作法,成為良善的互動與循環。如果能在這有限的經費裡節約下一點,我也將會把所有的資金做為持續推廣各地種子的資源,希望方舟計畫能成為「分享」的開始,延伸出更多的可能和美好。

 

 

◎方舟計畫完成後的願景

 
當「方舟」落成後,我會和家扶基金會以及所有協助此計畫的朋友,一同在福山教會裡推廣各種層面的教育,讓這裡成為部落知識教育傳播的起點,不只是追求部落居民完整教育的權利,也讓大家有齊聚在一起的地方,凝聚彼此感情,共同創造正面能量,找到屬於他們的信仰,重回正常的生活。
同時,我也期許福山教會能成為福山部落新的指標,用建築、活動、以及做重要的齊聚在一起的人,發揚泰雅的文化,振興福山當地的經濟,並將「方舟」產生的周邊效益,全部回饋給當地居民,不只讓這裡的家庭能有一份穩定的收入,也能有更多的勇氣追求更好的未來。

 

 
以「方舟」作為福山部落的核心,形成良性循環,擴散到福山部落的每個心中。我只是『方舟』的推手,或許有一天,我還是會離開福山,但希望留在同胞們心中的正面信仰,可以永遠留存。

方舟不只是教堂,更是一個共享的空間,一個庇護、相遇、交談、的自由空間,像廣場、也像教室,思想、溫暖、和關懷在此彙聚碰撞發光。這光亮或許不能照耀整個時代,但相信它能溫暖部落以及途經此處的心靈。

方舟計畫不只是一個人的理想,方舟計畫希望能協助部落居民追求自己的理想,一棟建築,一個美麗的村落,一個與自然共處的下午,一段奉獻和對理想的追求。

 

「其實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座森林,森林裡什麼都有,只要不貪心,留餘地,生活並不困難。」

現在,方舟計畫,歡迎你一起參與,讓我們一起將內心的森林,變成遠航的方舟。

風險與變數

施工工期可能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