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的小丑醫生日記(二):鍥而不捨突破心防 4年前 更新


小丑醫生的工作溫暖而美好,受到大眾廣大的支持與認同,但其實也不是每一個家長與小朋友都會張開雙臂歡迎小丑。有時病房門口,有些家長便會客氣委婉地對我們說:「抱歉,他今天很累」或是:「他很怕小丑。」我們都會尊重家長的意見,並表示理解:「沒關係,我們下次再來,今天就讓他好好休息。」


而除了默默離開之外,通常我們都還會瞄一下小朋友的狀況,如果他躺在床上休息或睡覺,或是躲在爸媽身後怯怯的看著我們,我們就知道他今天需要休息,或者需要更多的時間慢慢接受小丑。但如果小朋友其實在爸媽婉拒的時候就在爸媽身後用熱切的眼光看著小丑,恨不得衝到小丑面前時,我們就知道,下次我們可以試著再待久一點來說服爸媽。


除了怕生之外,也有真的很怕小丑,甚至討厭小丑的小朋友(或青少年)。還記得我們每次去護理站詢問當天小朋友狀況時,護理長總是指著其中一個房間說,這間不要去,因為這個小男生不喜歡小丑。我們總是點點頭說好,但心裡卻暗自立志要挑戰這個「無法被征服的山峰」。


我們第一次經過他的房間時,悄悄地從窗戶探頭看進去,沒想到爸爸一看到我們馬上出來,用抱歉的微笑對我們說:「真是抱歉,我的兒子會怕,你們先不要進去吧!」好的,第一次嘗試:失敗。


第二次經過他房間時,我們不動聲色的躲在病房的第一道門與第二道門之間(這是有兩道門的隔離病房),在那裡用吉他與拇指琴彈奏一段輕柔的音樂。但是才進行不到一分鐘,我們就聽到裡面小男生大聲喊著:「我~不~要~小~丑!!」好的,第二次嘗試:失敗。


第三次,我們依然悄悄的藏身在兩道門之間,一樣的演奏輕柔的音樂。不過這一次,不再有怒吼了,他安安靜靜地聽完我們的演奏。演奏完時小丑們止不住興奮的心情互相擊掌,終於跨出第一步了!(雖然直到此刻我們都還沒與他照過面)第三次嘗試:突破僵局囉~


第四次,我們鼓起勇氣嘗試從玻璃窗探出頭,但不是我們的頭,而是請出我們的明星演員—小恐龍(一隻手套偶),在窗戶外好奇的往裡看。小恐龍接著在窗外嘶聲力竭地唱了一首歌,拼命地要讓小男孩聽到(唱完整個差一點喘不過氣來)。而這一次,我們不但沒有被趕出來,而且還聽到小朋友呵呵的笑聲。我們都無比振奮而且充滿了力量,第四次嘗試:跨越一大步!


第五次,當我們到達他的房間的時候,surprise!!!第二道門竟然是開著的!這次我們再次請出小恐龍,終於,牠成功地把頭探進房間裡,正式的與小男生打了照面!而這位小男生不但沒有大聲把我們趕出去,還使出噴火大法把小恐龍攻擊得滿地找牙...於是,就在激烈的小男生與恐龍大戰之中,兩個小丑成功地進入到他的房間裡了!!很快地,小丑們也加入了大戰之中,整個房間紅鼻子、玩偶、彩球齊飛,連小朋友的爸爸也一起加入大戰之中,父子一起發功把小丑跟小恐龍打到不斷求饒。最後,小丑們經不起摧殘,落荒而逃,而小男孩則站在床上雙手叉腰神氣地說:「下一次我一定會變得更強!」。不用說,大家一定都知道,第五次嘗試:超級大成功!!!


小丑們出了房間,關上門,內心除了激動還是激動。在這幾個禮拜中,我們看見了小男孩的變化:不只是他對小丑的態度,更是他心理與身體的變化。我們很明顯地感受到,他的健康一直在進步,而小丑從一開始是他憤怒與壓力的出口,變成一起遊戲的玩伴。最後從擊敗小丑的過程中,小男孩更得到了心情上極大的慰藉。果然,當我們下次再去醫院的時候,小男孩已經出院了。


其實小丑醫生從工作中得到最大的報酬與成就感,就是在一次次去醫院的過程中,與小朋友慢慢建立起來的信任感與互動。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是如何,但是每一次小丑與小朋友在病房共度的這十幾分鐘都是最珍貴的交心與共同的回憶。當然,小丑最開心的,莫過於小朋友康復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