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待一棵乾枯樹苗的態度裡 5年前 更新


  周五傍晚沙漠突然下起滂沱大雨,週六天氣晴,很令人舒服的天,午夜,風沙大作,關門關窗仍無法阻止沙子吹進屋裡.沙漠就是這樣的吧,讓人輕易感受自己真實活在大自然韻律裡.夜半,聽著狂風在窗外呼呼作響,手伸出毯子,摸到床上已佈滿薄薄一層細沙,心想:「啊,若能多種幾棵樹,一定可以減低沙漠風暴侵襲的程度啊!」
  上午,貝都因男人的爸爸來找我,帶我去看一棵去年我們在民宿大門口種下的棕櫚樹苗,這樹狀況不佳,樹心已成乾枯的褐色,看似已枯死,但貝都因男人的爸爸要把這樹挖起來,移植到我們種了數十棵棕櫚樹的麥田裡,他說這兒土質不佳,如果移植到麥田那邊,這樹搞不好就活了起來!因這棕櫚樹苗是來自台灣的贊助,所以他想移植,一定要徵求我同意.我自然一口答應,他便開始一鏟一鏟地挖土,準備要把看似已枯死的樹苗給挖起來,移植到麥田.
  我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感受.這樹苗是去年種在民宿的那批棕櫚樹苗裡,數一數二健壯美好的,所以才會被種在大門口,一年過去了,我再度回來,樹苗除了變得乾枯了,幾乎沒啥改變,我以為這樹苗已死,頗為傷心,但貝都因男人的爸爸卻認為還有一絲希望,不辭辛勞地要親自移植到麥田裡.
  沙漠有著自己的法則與規律,在這兒,我不時被所有發生的事提醒要謙卑、要臣服,保有耐力與希望,堅持下去,誰都無法預料未來發展或所謂的結果是啥,而所有一切的長成,莫不需要「時間」,一棵棕櫚樹苗種下去,沒個三兩年,根本無法判斷這樹苗是否存活,而要到樹苗長成大大樹,更是十年以上時間.而在沙漠嚴苛自然條件中,要能在這漫長「時間」流動中堅持著,盼望著,則需強大毅力與耐力了.簡而言之,就一種「駱駝」的在地精神吧,呵呵!
  在種樹與綠化沙漠是《天堂島嶼》計畫重點工作之一,目前植樹地點為民宿本身(但數量很少)與麥田.種樹資金來自台灣友人贊助,我一直覺得自己對在沙漠種下的每棵樹有責任,總希望每棵樹都可以好好在沙漠嚴苛的自然條件中活下來,所以對於將樹苗交到誰手中、能否得到妥善照顧,我相當重視.今兒個見到貝都因男人的爸爸對待乾枯樹苗的態度,我真覺我挑對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